我们与老四川的慢 就差一杯龙都茉莉花茶

导语:茉莉花茶的真意就在于这份散漫,它不像岩茶,绿茶。顶级绿茶需要正襟危坐,用一套仪式去享受。

成都有多慢呢,慢到四千年都懒得换城市的名字,在世界上是独一份的。

我们与老四川的慢 就差一杯龙都茉莉花茶

1909 年出版的《成都通览》上写“成都之茶铺多,名曰茶社”,小小一个省城,就有四百五十家茶馆。因为成都人习惯是不上班,提着鸟在茶馆里斗鸟,要上班和吃饭,也是到茶馆里,泡一碗茉莉花茶,摇着腿,慢慢把时间消磨了。


遇到官司、诉讼,大家一般都不去法院或者找公安,大家到茶馆里,扯出竹椅子,找一个德高望重的人评理。服气了,大家喝一杯茶,解决不了,就听见茶馆里咣啷啷,盖碗碎了一地。

我们与老四川的慢 就差一杯龙都茉莉花茶

最有意思的是,当年成都中学老师的合同是一年一签,每年秋天,教员们就会聚到茶馆里,伴着茶香,等着校长送来新一年的聘书。拿不到聘书的,就得卷铺盖找新工作了。我想,他们那天桌上的茶,应该是五味俱全的。


到《成都通览》出版的时候,法律逐渐健全,民间的诉讼之事已经更多地由公权力解决,书中写道:“斗雀、评理等事已禁止,唯评书、洋琴二事尚仍旧也。”茶馆,从百年前开始,由一处俗世红尘的名利场慢慢变成了休闲娱人的娱乐屋。

我们与老四川的慢 就差一杯龙都茉莉花茶

到现在,老成都已经变成了新成都,中学生们在麦当劳里写作业,上班族在咖啡馆里聊项目,但要涉及到亲戚之间那些有点烦人,又有点需要躲人的事情,人们还是会想到茶馆。茶香袅袅,不像咖啡那么快快快,又不像正餐那么四平八稳。半熟不熟的两个人,好像有点矛盾,都称不上矛盾,顶多是有点心结。伴着府南河的水,挑一家茶馆,点一杯龙都茉莉花茶。留一点真心,藏半分实意,茶汤碧绿,浮着半开半合的花朵,就像那些将说不说的话,将露未露的情,最是合适了。


茉莉花茶的真意就在于这份散漫,它不像岩茶,绿茶。顶级绿茶需要正襟危坐,用一套仪式去享受。它对人的情谊在四川夜夜不息麻将声里,在掏耳朵人敲的铁板声里,在市井的叫卖声里,在“斗雀、评理、评书、洋琴”里,不是深宅大院的,是挂在每个人日常生活的袄子上的。


成都,是全世界离六千米海拔的山峰最近的大都市,四川境内遍布神山,在神山的照拂之下,才孕育出了这样散漫的花茶生活,喝老四川的茉莉花茶,一饮五六杯,真的就像《饮茶歌》里写的那样: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。借着这股清风,人真的是可以像长出了翅膀一样,飞到天上去。


几千年来,这云雾给整个成都城都添了慢动作滤镜。如果说北京这个城市是快进的,那成都就是慢速播放的。

我们与老四川的慢 就差一杯龙都茉莉花茶

在自贡老龙都的茶厂里,一切就更慢了。北方把茉莉花茶当作“口粮茶”,但龙都的茉莉花茶,采用的技术一点都不“口粮”,要盛夏伏天下午两点顶着烈日手工采摘的茉莉花骨朵,配上龙都自有茶园的茶叶,用全手工的办法加工,将茉莉花的香味固定在茶叶里,为了这一份自带仙气的香,制茶师傅需要半夜里起来,将茉莉花和茶叶放在一起,加热,冷却,这是沉重的体力活。


这个过程叫做窨制,顶级的茉莉花茶,到窨制这一步整个慢得像时光停滞了,而龙都博宝的茉莉花茶需要重复窨制七次到八次,才能做到白毫生光,白花凝面。喝下这样的茶,你就觉得一种生命之慢,从唇齿之间慢慢地渗透进了全身的毛孔,如果您是南方人,可以说自己是老四川了,如果您是北方人,这个“老”字就变成了副词,请跟我说一遍,这茶老好喝了。


龙都瓦屋山海拔 1000 米处的优质春茶,广西藤县盛夏时节的浓香茉莉花手工制作,七次窨制三斤花窨出一斤茶春茶、夏花:正适合秋天品。

阅读:

你可能在找

花颜茶语 - 用一杯茶改变自己,享受好时光!